今天是     歡迎訪問上海亚游稀有金屬交易中心!
返回天府商品交易所

信托公司走向基金化?將放開公募信托,認購門檻降至1萬元

上一篇: 無     下一篇
更新時間:2019-02-28    來源:   瀏覽次數: 30
 經曆了寒冬的信托業終於感受到了春天的暖風。

為對標資管新規相關要求,監管部門正抓緊製定或修訂信托行業相關監管製度。其中,由銀保監會信托部製定的《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辦法》(簡稱“《辦法》”)進一步梳理並明確了具體業務的監管規則,現下發至地方銀保監會征求意見。據澎湃新聞了解,地方銀保監局還在繼續完善《辦法》,並向銀保監會上報。業內人士向澎湃新聞預計,《辦法》據最終出台征求意見稿大約還有1-2個月的時間。

信托普惠化的開始?

截至目前,該《辦法》包括五大要點內容:1.信托產品包括公募與私募,可以麵向不特定社會公眾發行公募信托產品,認購起點1萬元;2.創設信托產品新的分類,資金信托分為資金融通型信托和資產配置型信托;3.投資者首次認購私募信托產品必須麵簽,並且設置24個小時的冷靜期。該冷靜期要求隻針對私募理財產品,不適用於公募理財產品;4.固收類證券投資信托產品,允許賣出回購方式運用信托財產;5.業績報酬提取頻率不得超過每六個月一次,且不得超過基準收益的60%。

盡管最終出台的版本也許會略有不同,但一位信托公司資本市場部總經理向澎湃新聞指出,《辦法》已經指出了大方向。該市場人士直言,其中對公募信托產品認購起點1萬元的規定,超出了預期,將信托資金的來源從高淨值轉成了普惠金融。

中鐵信托總裁陳亦認為,私募並非信托的宿命,在英美等信托發達的國家,信托在一兩個世紀之前早就通過單位信托、投資信托、共同基金等形式進行公募且獲得巨大成功,成為普惠金融的範例。

資產管理產品按照募集方式的不同,分為公募產品和私募產品,公募產品麵向不特定社會公眾公開發行。

《中國證券報》2月27日援引接近監管機構人士表示,監管部門確實正在製定相關政策,但公募信托並非普惠政策,不是所有信托公司都有資格允許開展公募信托業務。該人士預計,剛開始,可能隻有少數幾家信托公司能夠獲得此項業務資格。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中國金融機構的沉珂之一便是分業管理,從而導致了很多行業內的扭曲經營。

陳赤認為,與其他資管行業同等規則,允許信托公司發行公募產品,這既有利於信托為普惠金融服務,也有利於降低信托客戶的投資集中度風險。如果這一體現公平性的政策得以順利出台,必將顯著提高信托服務實體經濟的有效供給能力,有利於為資本市場提供更多的理性的機構投資者,壯大直接融資規模;也將重塑信托業競爭格局,再造信托公司業務模式,並為懸在半空中的互聯網信托投下落地之錨。

即便《辦法》尚未最終敲定,上述市場人士向澎湃新聞分析稱,大方向上與目前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一致的,金融要為實體服務,減少套利。總體來說就是和更上層的監管思路匹配,在執行層麵敲定一些細節,一方麵明確化陽光化,一方麵也是鼓勵信托轉型,少做通道被動,對非標適當審慎,積極做主動管理和支持實體經濟,今後賺業務能力的錢而不是牌照的錢。

資深信托研究員袁吉偉向澎湃新聞表示,按照資管新規同一監管的原則,各類資管機構再準入方麵都逐步拉平,信托公司一直隻能從事私募資管業務,處於公平競爭的角度,監管部門放開公募信托。值得注意的是,需要看到公募信托對於投資、研究、信息係統建設等方麵具有較高的要求,對於長期從事非標業務的信托公司來說,能夠達到這類業務的信托公司比較少,因此,可能監管處於控製風險的考慮,實行行政審批的方式,確保信托公司真正有能力從事公募信托。

非標轉標再接力

在嚴監管下,信托業去年經曆了寒冬,自資管新規出台以來,非標如何轉標一直是困擾行業的大問題。今年信托或贏來行業的大變動。

澎湃新聞從地方監管人士處了解到,除了《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辦法》,2019年要推動的還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修訂、《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修改和《信托公司資本管理辦法》的修改。

在銀保監體係框架下,資產管理業務層麵上,信托公司是目前仍舊沒有公募身份的金融機構。此前,信托公司在證券投資類業務方麵發展相對滯後,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投資於股票、債券等標準化資產的信托產品,同樣有起購金額100萬元、產品募集人數200人的硬性限製。

據定義,標準化債權是指“在銀行間市場、證券交易所市場等國務院和金融監督管理部門批準的交易市場交易的具有合理公允價值和較高流動性的債權性資產”。按照《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簡稱“資管新規”)規定,公募產品主要投資標準化債權類資產以及上市交易的股票,除法律法規和金融管理部門另有規定外,不得投資未上市企業股權。公募產品可以投資商品及金融衍生品,但應當符合法律法規以及金融管理部門的相關規定;資產管理產品可以再投資一層資產管理產品,但所投資的資產管理產品不得再投資公募證券投資基金以外的資產管理產品。

在現行的監管框架下,信托公司若是可發行公募產品,可以說是轉向標準化產品的一個重要“出路”。

國海證券認為,下階段隨著在監管尺度上,信托公司向銀行理財看齊,1萬元的募集起點無疑將終結此前信托公司與銀行理財和公募基金較大的差別化競爭(此前,銀行理財已從5萬元起購降至1萬元,公募基金1000元起購)。

袁吉偉向澎湃新聞表示,按照資管新規,限製非標投資,促進向資本市場投向集中,那麽在限製非標類信托業務的同時,通過公募信托進一步打開信托資金參與資本市場的渠道,也是順應資管新規導向,推動信托公司轉型發展。但短期來看,這對信托公司而言並不容易,市場上的金融機構幾乎都能做公募,這也意味著,信托將與銀行、券商、基金、期貨、保險公司等在同一監管標準下進行競爭。從行業的角度看,主要是規範信托公司將過去的非標準化產品逐漸往標準化的產品上轉。從中短期看,信托公司的比較優勢仍在非標類信托,參與資本市場的公募信托經驗幾乎沒有,加之公募資管牌照會逐步增多,市場會更加激烈,而且該牌照可能隻會對具備公募信托運作能力的信托公司開放,所以頭部信托公司可能會收益,而最終能夠收益的信托公司還是少數。

正在擬定的《辦法》將公募信托產品的認購起點定在1萬元,與同屬公募性質的銀行理財投資門檻一致,而公募基金的投資門檻為1000元。在私募信托產品的銷售方麵,正在擬定的《辦法》規定首次認購私募信托產品必須麵簽,並且設置24個小時的冷靜期。2018年9月28日,銀保監會公布的《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在私募理財產品銷售中也引入了不少於24小時的投資冷靜期。

國海證券認為,信托公司要想走好基金化之路,就要改變此前單純以信貸審核為主的風控體係,就要完善以證券投資為導向的IT係統,就要構建服務“非標+標準”兩類業務模式的支持團隊。

承上啟下的一年

過去一年,非標市場的違約很普遍。根據公開資料的不完全梳理,2018年爆雷的私募、資管計劃、信托計劃等非標產品已超過百隻。這些都在過去“剛兌”背景下發起和投資的明股實債、類固收等形態的產品。

從行業整體情況看,2018年,在去通道、破剛兌的大背景下,60家信托公司整體營業收入下滑9.6%,整體淨利潤下滑8.4%。60家信托公司的平均淨利潤為9.34億元,共有40家信托公司淨利下滑,占比近六成。

“過去賺的是政策紅利的錢。國內的信托過去是銀行的融資渠道,未來將是一個資產管理的角色。”上述市場人士表示。

在2018年底召開的中國信托業年會上,中國銀保監會黨委委員、副主席黃洪分析信托行業未來發展方向時明確表示,信托業務要堅持發展具有直接融資特點的資金信托。

黃洪指出,隻要信托公司真正以受托人的身份開展融資業務,信托融資就具有了直接融資的功能特點,就能在補充傳統金融薄弱環節中發揮重要作用。“要積極籌措中長期資金,大力支持國家重大戰略,要充分發揮信托開展投貸聯動業務的優勢,培育共享經濟等新興業態模式。要積極研究直接融資工具,通過多種方式支持中小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的發展。”

信托公司能夠成功實現基金化轉型,重中之重,不在前台,而在中後台。由於此前信托公司以非標和通道業務為主,因此,信托公司的風控流程、IT係統、支持團隊等都是基於非標來構建的。

上述市場人士向澎湃新聞指出,《辦法》的利好需要長期才能體現出來。過去信托資金來源主要是銀行,今後對自身營銷能力要求比較高,相應的營銷成本也會提升。如果產品規模較小的話,經營成本就會比較高。同時,產品管理能力的培育和團隊建設都需要時間,所以說在為信托公司打開了更大展業空間的同時,信托公司還需要在產品管理方麵下功夫,需要按照公募的要求建立係統和管理團隊,可能需要一年時間才能出現一定的規模。

從大方向上來說,對整個資管行業而言更體現出了金融機構的統一監管,標準和政策方麵也愈發統一,今後證券、基金、銀行將麵臨越來越接近的政策。“信托也需要對外部更高調,對內需要更加專業化,信托在激勵機製上比較市場化,信托從業者要建立好團隊,靠能力賺錢。”前述市場人士強調。